当前分类:琐碎

過ぎゆく日と君へ (feat. nayuta)

いつまでも 止まず 続いていく 永不停歇地 この想いよ 君へ 将这思念传达予你 振り返ると 君の背中 見えて 一转身看见了你的背影 追いかけても いつまでも 遠くて 纵使努力追逐却又如此遥远 過ぎゆく時間はあっという間に 时间就在眨眼间过去 君と僕 変えていく 你和我都在改变 「またね」「あした」 『再会』『明天见』 「じゃあね」「ばいばい」 『再见』『拜拜』 何気ない言葉が未来を紡ぐ 无意中说的话语编织出未来 ほら 涙は似合わないと言う 你看 他们说泪水不适合你 優しい君が そこに居た 温柔的你就在那里 春の日 君と出会い、笑い 在春天里和你相遇,我们一起欢笑 夏の日 君と汗かき、走り 在夏天里与你一起流汗,我们共同奔跑 秋の日 君へ、想い伝え 在秋天里向你传达我的思念 冬の日 真白に染まる街で、ふたり 在冬天里我们两人一起走在白色的街道上思い出すと 君の声が 響く 又再度回忆起了你的声音 呼びかけても 届かないのにな 即使大声呼吁也无法传达 過ぎゆく季節はあっという間に 转眼间四季匆匆过去 君と僕 変えていた...阅读全文

Have you fallen in love with white?

Have you fallen in love with white ? 对白色有一种特别的痴迷,最纯洁的颜色,也是最包容的颜色,它吸纳了所有这世上存在的色彩,却不露痕迹,纯洁、透明、宁静、温暖 ….

The Raven

"The Raven" (by: Edgar Allen Poe) Once upon a midnight dreary, while I pondered, weak and weary, Over many a quaint and curious volume of forgotten lore-- While I nodded, nearly napping, suddenly there came a tapping, As of some one gently rapping, rapping at my chamber door. "'Tis some visiter," I muttered, "tapping at...阅读全文

说一声再见,掉一段时光

爱就像极昼,如果不跋涉到地球的南北两端,你根本看不见它。然而,就算是走到北极,能拥有的也仅仅只是不到191天彻夜无休的日光。这些透支的日光,将在漫长的冬季里由极夜来偿还。      你能安然窥视他人的生命轨迹,却从不敢毫无顾忌地投入自己的人生,因为你看不到尽头。其实所有人都一样,能看到的东西太多,却惟独看不到尽头,更多的选择带来的只是更多个无法预知的结局。      我们曾如此期待长大,期待独自面对人生。成年以后却开始质疑成长的本质,质疑它究竟是要给予我们更新鲜的光泽,还是要从我们身上索取更多纯真。      没有信仰的爱情就只剩下了悲哀,哪怕爱情本身只是一个幻觉。      恋爱是不用思考为什么的,它就像穿着十六厘米的高跟鞋走路,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摔得鼻青脸肿,可你依然在不断尝试一直到摔倒为止。   两个人如果能相遇,必然是彼此的意愿使然——我想找到你,而你愿意出现在我面前,那么我们遇见彼此是迟早的事。天时地利或许全都只是布景,无非是遇见时美好与不那么美好的区别。      很多东西都像光,无论你怎么防备都无济于事,它总是以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席卷过来,长驱直入,将所有的抵御一次击倒。      他说他们已经到过了世界尽头,而世界尽头却只是他们生活的开始。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记忆拥有怎样强大的力量,我被记忆迎头击倒,却依然不愿意缴械投降。我不是不能原谅。只是没有信任的爱情就成了一幕荒诞剧。      那一刻我忽然才意识到,我们每个人真正存在的世界,并不是眼睛看到的空间,也不是正在活着的当下,而是内心最私密、最不愿意被侵犯的世界。原来在他和她之间那个词尾为ed的过去式,永远胜过我们之间词尾为ing的进行时。      如果爱要用时间来计算,我们刚刚才开始;如果爱能用距离来衡量,我们已经走得够远。所以很多事情是无法计量的,某一个角度你以为很圆满,其实从另一面看只能看到残缺。      再恋爱只是跟不同的人重复同一个过程,而人们通常会以结果来判断是否幸福。这样公平吗?我相信爱情里每一个时态都包含了幸福的词尾,不管是已经过去,正在进行,还是即将来临。